◎ 張家華 (撰文於高二, 2007年8月定稿)

※ 原文刊載於 《東山青年》第九期,2007年12月出版

一開始

我們是礦物。之後進化為

植物

再進入動物狀態,最後成為

人類,

但是我們總是忘記

我們最初的狀態,除了在早春之際,當我們

依稀記得

又到該變成綠色的時候了 

(魯米Jelaluddin  Rumi,十三世紀的波斯神秘詩人)

 

  這首詩表達了人類與植物間親密的關係,親密到甚至我們幾乎和植物是一體的。人類憑本能就可知覺植物散發的美感,美感給人精神上的滿足,所以人與花草共處時是最愉悅自在的。

 

  <註:魯米,十三世紀蘇菲教派詩人暨精神導師,他被視為伊斯蘭教最偉大的神祕主義詩人,至數百年後仍深深感動讀者的心他的成長過程都是戰火瀰漫,逃難時曾遷徙過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等地﹐經歷了流離失所的痛苦。他從38歲開始寫詩到62歲過逝﹐一生中寫下三萬首詩作﹐可謂才華洋溢的多產作家。他的詩作中充滿宗教的熱情、為心目中的神在吟唱,與朋友相處的快樂﹐但從未提過任何戰爭的苦難。魯米最著名的作品《瑪斯納維》為長達六冊的敘事詩,共有兩萬五千組兩行韻體詩。該書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靈性著作。>

 

[植物,不再失魂落魄!]

  大多數的人對植物抱有什麼想法呢?一般人認為,植物雖然是種生物,不過它「沒有知覺,沒有感情,也不會移動」。在我們的認知中,植物與會思考的人類完全不同。連創造二名法(生物學上對生物種類的命名規則)的林奈C.V  Linne都宣稱植物之不同於動物與人類,只在於它不會移動。我們甚至創造出一個名詞叫「植物人」,用以稱呼那些「腦部發生障礙而導致對外界刺激沒有反應的人。」(高中新超群生物下冊‧南一書局)

  既然植物在我們眼裡「沒有知覺,沒有感情,也不會移動」,那麼它到底有沒有靈魂呢?早在中古時代,有位希臘的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就已經提出了「植物有靈魂而無感官知覺」的概念,廣為後世所信奉。直到二十世紀初期,一位維也納的傑出生物學家勞伍‧法朗塞Raoul  France’提出令當代自然哲學家頗為吃驚的想法:「植物能自由地,輕易地,優雅地移動身體,不輸給最靈巧的動物或是人類,人類之所以無法充分意識到此一事實,完全是因為植物的步伐比人類慢了許多。」

  按法朗塞的說法,植物的根是「因為好奇」而鑽入土裡,卷鬚「試探性」地伸出幽幽長臂去摸索環境。法朗塞說,人類只因為懶得去觀察,而植物的「移動」又過於緩慢,才無法察覺。

  除了法朗塞對植物的獨特見解外,另一位比他早些出生的偉大德國詩人歌德J.W  Goethe也對植物抱著不同想法。歌德在某次參觀了帕都阿Padua大學的植物園後,跨出文學的範疇,對植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他對植物鍥而不捨的觀察下,發展出一套「植物形變說」,主要內容是哥德認為可能一切植物都是由一種「原型植物」修改蛻變而來。歌德更進而一步地將文學與科學結合,產生了詩意的想法:「植物的物質形態之中隱含著精神存在體。」然而,這個想法使得歌德飽受外界抨擊。在他去世後,人們只承認他是當代最偉大的詩人,在科學界中仍將他視為門外漢。

  不過,萊比錫大學的一位物理學教授給這個想法找到了堅實的基礎。這位費希納G.T  Fechner教授是醫學博士,他開始接觸植物純屬偶然。費希納教授在一次的意外中逐漸失明,然而大自然卻為他開啟了另一扇窗。就在他完全失明三年後的一個早上,他高興地在河畔散步,忽然發覺了周遭的植物是「帶有靈魂」的。人家都說失明的人其他感官知覺比他人更敏銳,或許這正是費希納教授能夠感應到植物緩慢而細微的變化之原因。

  有趣的是,在費希納教授看來,這些靜靜扎根在泥土中的植物族,看著兩隻腳的人類跑來跑去,或許會感到納悶不已。而「植物靈魂說」也正是產生「綠活」的基礎。

 

[你的親密靈魂伴侶-植物]

  到底什麼是綠活?綠活的理念中心在於人類與植物間的親密互動。它們像是你的靈魂伴侶般,藉它們與天地萬物連線,吸收神秘的綠色能量,這就是綠活。也有人說,綠活就是樂活的基礎。

  只要你付出愛心給植物,而它們同樣會熱情回應你對它們的關心。植物因為你的愛更加茁壯,你也會因為它們而填補了心靈的空虛。植物像是你最好的朋友般,在一旁默默陪伴著你。它們感受著你的喜怒哀樂,並嘗試做出一些回應。

  這聽起來似乎很玄,但是小編我的確有親身體驗過。我嫌我的房間太呆板、毫無生氣(或許是因為雜亂不堪所致……),因此便在生活工場買了一小盆植物擺在書桌旁。我每天都細心替它澆水,生怕它渴死(雖然大部分都由老媽代澆),並觀察它是否長得健康又美麗,好為我的房間添一些綠意。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越來越愛我的這盆植物,只要它枯了一片葉子我便心疼不已。我對它付出的愛,似乎超越了我對電視的熱愛,我寧可多看我的植物幾眼(你知道這是一種誇飾法……),確定它茁壯茂盛。

  或許是我的神經太大條,我完全沒發現到我的植物開始有所回應。直到某一天,我的心情極度頹喪時,老媽對我說:「妳看,妳一不高興,妳的植物看起來也很沒精神呢。」聽罷此言,我立刻驚訝地望向我的植物,它的葉子似乎比平常更下垂了些,的確看起來無精打采。

  又過了幾天,我的心情十分愉悅,一回到房間我便瞄了眼我的植物。一掃前幾天的死氣沉沉,我的植物直挺挺的,看起來很有活力,似乎它在抬頭挺胸告訴我它也替我高興。

  有了這個奇妙的經驗,再加上閱讀了由茱迪‧韓德斯曼Judith  Hanelsman所撰一書《綠活-接通我的神秘力量》,我開始相信植物與人之間,真的有著一種神秘的互動。

 

[古典樂和搖滾樂孰優-去問你家的花]

  植物有聽覺嗎?這個問題於生物學的角度來回答時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植物並無和動物一樣的神經系統,何來聽覺?但是有些奇特的實驗卻證明植物對於音樂的確有些反應。

  大名鼎鼎的達爾文先生做過一個奇妙的實驗,那就是對著一棵含羞草近距離吹奏低音管,看看它是否有所反應。實驗的結果雖然失敗,卻開啟了研究植物對音樂的反應先河。一位德國生理學家威廉˙菲佛Wilhelm  Pfeffer聽說了達爾文的這個實驗,於是他便依樣畫葫蘆做了一次相同的實驗,結果同樣是失敗的。

  後來,一位生物學家朱里安得知一位安拿馬來Annamalai大學教授辛格T.C  Singh博士要研究秋水草的細胞質流。他對達爾文和菲佛的實驗略有所聞,便聯想到音樂是否能夠影響秋水草的細胞質流速度?他把這個想法告訴辛格。

  辛格請他的助手波尼亞,一位精通於小提琴的女子,在靠近秋水草處奏出琴音。結果,在奏出某個音高時,秋水草的細胞質流速度加快了。辛格又想到在印度南方傳統有一種名為「拉加」的祈禱歌曲,其調性會使聽者產生虔誠感和某些情緒,因而他想用「拉加」的曲調測試。他請波尼亞演奏「拉加」的旋律給含羞草聽,兩星期後他發現受試的含羞草每個單元面積的氣孔數增加了不少,表皮也變得更厚。之後又有一些學者陸續做了一些類似的實驗。

  植物欣賞的當然不只是印度的音樂。萊特拉克Porothy  Retallack太太是一位職業風琴演奏者兼第二女高音,兒女都上了大學之後,她常感到閒得發慌。於是萊特拉克在1986年間便進了一所學院修音樂學位去了。由於每位學生都要交一篇生物報告,剛好萊特拉克又看到了前人做的一連串的植物欣賞音樂的報導,因此她便找了一個學院同學跟她一塊兒做放音樂給植物聽的實驗。萊特拉克放了古典樂和搖滾樂分別給兩組植物聽,發現植物對古典樂的反應不錯,它們朝著放古典樂的收音機方向生長,最靠近收音機的植物甚至愛戀地攀住了收音機。而聽搖滾樂的那組植物正好相反,它們朝著反方向生長,有些還往培養室的玻璃牆上攀附,似乎想遠離這可怕的搖滾樂。

 

[植物ESP-它們可能對外界有feel]

  為什麼植物可以藉由不同的方式與外界,甚至是人類有所互動?在1966年,美國的測謊學家白克斯特Cleve  Backster做了一個非常有名的植物實驗。他把測謊機的電極接到一棵龍血樹上,想測試植物在吸收水份時,會不會因為溼度上升而顯示導電系數增加。隨後,白克斯特驚訝地發現,座標紙上竟劃出了一堆鋸齒狀波動,反應竟然跟人類感受短促感情十分相似。

  於是,白克斯特為了測試植物的反應,想出用火燒接著電流計的葉片。就在他只是想到還沒去拿火柴之際,記錄筆又劃出一大串代表劇變的軌跡。白克斯特感到十分詭異,難道植物能看透他的意念?於是白克斯特拿來了火柴,紀錄筆再一次畫出一大串代表劇變的軌跡。接下來他假裝要點火,紀錄筆只畫出一小鉤軌跡。他再作第二次假裝時,紀錄筆完全沒有反應了,好像植物能印證意圖真假……

  之後,白克斯特找來各種植物個別用儀器測量,結果都差不多。他又做了許多實驗,歸納出以下一些結果:

1.如果一個人傷害一顆植物後再前往原處,周圍的植物會發抖

2.植物在快死掉的時候會裝死,使自己死的「舒服」點

3.植物能判斷「細心飼養」他的飼主有沒有說謊(園藝白痴的飼主不行)

4.植物能跟「細心飼養」他的飼主心靈相通,就算分隔千里,植物會因飼主心情起伏而起伏

5.植物能感覺到任何動物的接近,可能可以發展於軍事

6.植物能感覺細胞的死亡

  因此,他將植物的這些反應稱作「植物的ESP」。所謂的ESP(extrasensory  perception),是指超出常人的五種知覺(觸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之外,甚至是之上的知覺能力,簡而言之就是一種「超感知覺」。白克斯特認為,植物就是透過ESP來感受外界的一切動靜。

  各位看倌是否看過Discovery頻道所播出的一個節目叫做「Myth  Busters」?這節目中文名稱為「流言終結者」,由特效專家亞當·沙維奇Adam Savage)和傑米·海納曼Jamie Hyneman)主持,他們利用自身的專業和技巧,以破除網路上的謠言為目標,設計一連串的實驗來測試網路流言的真假。每集約一小時長的流言終結者會關注二或三個(偶爾會更多)都市傳奇、大眾信仰或網路謠言。通常其中一個會需要複雜的準備和實驗,並且是作為該集節目的主軸,再搭配一至兩個能簡單驗證、或較少視覺上戲劇化實驗結果的項目。

  這次流言終結者盯上白克斯特所做的有名實驗,對一種名為「千年蕉」的植物做了相同的試驗。首先,他們大老遠地訂了一台全世界最棒的測謊機,想利用它來偵測植物的感覺。因為測謊機可以偵測到人類的知覺,包括說謊時毛細恐會異常出汗、心跳加速或是焦慮不安…等,若是談到開心的話題,也會出現開心時的數據。

  第二步,他們去買了一棵千年蕉。他們怕它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所以付款買了它之後還神秘兮兮地請老闆把它用黑色塑膠袋套起來,讓它「完全不知道」自己會被送去哪。而且最有趣的是,他們還互相約定好絕不可以在它面前透露半點等下他們要對它做的事。

  再來,他們為了讓這次的實驗十全十美,將千年蕉放在一棟貨櫃屋中,杜絕了一切外在因子,像是紅外線、紫外線之類的。然後在它身上插滿了測謊機GSR的晶片,並開始打它、折磨它之類的。當他們在千年蕉前面用飛拳「圍歐」它的葉片時,測謊機出現了波動軌跡,顯示出千年蕉的情緒起伏上下波動地非常大。這數據符合理論,讓他們感到挺開心的。

  接下來,他們換了一種方式對待千年蕉。他們把它放進溫室中,而且對著它微笑,溫柔地對待它,還跳舞耍寶給它看,想要讓它「開心」起來。結果測謊機出現的波動軌跡的確緩和了不少。

  雖然上述的兩個實驗還挺成功的,不過流言終結者需要再做更多的實驗才能下最後的定論。他們想知道人類的腦波是否可以傳達給植物?是否植物真的能像白克斯特所述,能跟養它的主人心靈相通?因此他們就用「在心裡吶喊」的方式,在千年蕉前面用眼神釋放出「殺氣」。不過這次失敗了,測謊機並沒有出現一絲波動軌跡,代表千年蕉並無任何感覺。

  然後流言終結者又想做另一個實驗,就是測出「優酪乳」的感覺,他們想知道植物是否可以感受到第三者活菌(優酪乳)的感受。因此他們把優酪乳活菌放進一根根試管中,第一根他們放入了糖,想讓優酪乳活菌高興,結果測謊機的波動軌跡顯示千年蕉是開心的。第二根注入了滾燙熱水,想把優酪乳活菌殺死,令人失望的是測謊機毫無反應。因此他們認為千年蕉第一次的反應是純屬巧合。

  再來,他們利用人體活菌來測試。首先,其中一位用生理食鹽水漱口,並吐出口水,用離心機把人類口中的白血球菌與液體分離。接著另一位拿著電擊棒去電擊那位貢獻白血球菌的人,看看白血球菌有沒有對於「主人」被電而感到痛苦。不過,連接裝著白血球菌杯子的測謊機也是毫無反應。

  最後,流言終結者又將實驗中心轉回千年蕉身上,研究它會不會感覺到身旁其他活體的痛苦。這次他們把雞蛋裝在一個輪盤上,讓雞蛋一粒粒、不按順序地掉入滾燙熱水中。然而,他們發現千年蕉對於雞蛋的痛苦指數沒有半點反應,與白克斯特歸納出來的結果不符。流言被破解了,代表白克斯特的結論是不被證實的。

  因此,植物到底有沒有所謂的ESP,依然有待商榷。

 

[心靈園藝的應用﹞

  介紹了一些理論上的想法,接著讓我們來看看到底在實際生活上如何應用「綠活」的理念。如果以綠活為本體,表現在實質生活上的就是所謂的心靈園藝。什麼是心靈園藝呢?《綠活-接通我的神秘力量》一書的作者是這樣說的:「透過心靈的觀點,來看待園藝,就能將看似俗不可耐的澆水、修剪等園藝工作,增添一個全新的面向……事實上,只要一點點水,加上很多的關心,就會有很大的效果……我們對待植物和花園的方式,充滿了對生命中高潮的期待。」作者想表達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將你的多花些心思在植物身上,並用心體會植物所帶給你的感受,進而將你的生活與植物聯結在一起,產生一種新的生活態度來面對周遭環境所發生的事物。

 

﹝該怎麼養好植物?]

  植物和其他生物並無不同,它們所需的東西和我們是差不多的。要如何養好你的植物呢?以下介紹大家一些培養植物的小撇步:

     澆水

植物需要水,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但是想要適當地澆水,就必須有警覺性才行。過多或是過少都不行,一旦澆太多水,它們的根會腐爛。正常的根應該呈白色,若是你檢查根部發現它呈現橘色或棕色等代表它很潮濕,並不怎麼健康,很容易在一段時間後枯萎。相反地,若是它的根部很健康,只是一片葉子也沒有,那倒是有可能使它起死回生。切記,一次澆很多水並不算是澆水過多,只有當你重複澆很多次時,才有這個問題。一株植物到底需要多少水,要視它接受到的日照多寡而定。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要使用適當溫度的水去澆。不要用過冷的水去澆植物,這樣可能會使它們受到驚嚇。

     日照

這是園藝中最有限制性的因素了。一般來說,開花植物一定要每天照滿幾小時的陽光,才有可能開花。喜愛日照的植物,若是沒有陽光它們會變得虛弱。相反地,喜陰涼的植物過度曝曬於日照下,顏色就會變得暗淡,葉子也可能被灼傷。

     空氣

就跟我們人類一樣,植物四周環境的空氣品質好壞,會影響到它們的健康。植物不喜歡坐在風頭上,當我們坐在風口時會冷得直打顫,植物也一樣。當你觸摸它們的葉子發現很冰涼時,代表它們也感到很冷。基本上只要溫度不要低於攝氏約十三度左右,它們就可以活。植物很喜歡空氣,因為它們很喜愛風。打開窗子保持空氣的流通,對植物是有好處的。

     泥土

在水份、日照等都能均衡提供的前提之下,健康、肥沃的土壤能夠確保植物充滿活力。推肥和自然有機物(腐植質之類)是培育出健康、肥沃的土壤的關鍵要素。優良的堆肥看起來像延磨過的咖啡粉,園藝者稱之「黑金」。製作堆肥有很多方式,若無力製作,請要試著去尋找其他來源來使你的植物充滿全新的生命力。

     愛心

 其實養植物最重要的無非是愛心。那些生長得最茂盛的植物,往往是擺放於你很容易就觀察得到的地方,因為它們得到你最多的關注。請盡量保持它們在你的視線範圍內,而且要放在你很容易就能觸摸到的地方。一些研究報告指出,當你常常撫摸植物的葉子時,它們會長得更好。換句話說,它們最喜歡被人觸摸了,因為這是一種你對它們表現出關愛的方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誤點的紙飛機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