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此句腸斷者,我認為不僅單指亡妻而言,東坡亦應如是。

夜來幽夢幾千轉,是那股深深的想望,冥冥間牽引了亡妻魂魄入夢。

古人相信只要夢到對方,代表對方一樣正在想念自己,因此想必亡妻對東坡之思念也不會少吧。

好不容易再度於夢中相逢,佳人面容依舊姣好,對著小軒窗梳理,東坡尚感一絲喜悅。

看著亡妻青春如昔,自己卻鬢已星星也,想起從前閨房之樂,對比現今身已老仍一事無成,怎叫東坡不愧對亡妻,感嘆時光飛逝!

也許是久而疏離,一切盡在不言中,兩人竟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

納蘭性德哀悼詞有言:「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

然而在東坡夢中,魂夢歸兮卻雙方沉痛如此,不如還是夢醒吧!

夢醒,人鬼殊途,魂魄勢必只能在年年傷逝的這個日子,於長滿短松樹的小山岡獨自徘徊,怎能不腸斷?

想到她正為了自己肝腸寸斷,那寂寞幽淒之景,加上有愧於她,定是令東坡也思之斷腸。

明月同時映照著此時的東坡,和亡妻長眠之處,見證了雙方思念之互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誤點的紙飛機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