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送別詞不會直言自身之感,通常以側寫方式間接述說依依不捨之情。依文體的不同,描述同一件事情時所傳達出的意念不太一樣。而詞這種文體,文人常以間接說情的手法表現。像李白「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這麼大剌剌的送別情思並不多見於詞。中國詩歌間接說情的方式主要有三大類:以景寓情(物我交感)、對面言情(人我相通)與代擬述情(藉歌女之口述情),而東坡此三詞正好囊括了此三大類間接抒情方式。而此三詞之特色除了不直接訴情之外,皆提到「飲酒」,東坡舉觴送客,紓解離別之思,由於平時不以飲酒為樂,應是小酌數杯,不至於喝到爛醉如泥。

 

  湖山信是東南美,一望彌千里。
  使君能得幾回來?便使樽前醉倒更徘徊。
 
  沙河塘里燈初上,水調誰家唱?
  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虞美人‧有美堂贈述古〉屬於以景寓情的方式,開頭寫道:「湖山信是東南美,一望彌千里」將美景僅以兩句草草帶過,可見此詞意不在寫景。「使君能得幾回來,便使尊前醉倒更徘徊。」這兩句才點出本詞之旨在於哀痛述古之離去,古人不像今人有網路、手機等方便連繫,此去一為別,遙遙千里空想望。東坡設想若能見上述古一面,平時不喝酒的自己,喝個酩酊大醉也無妨吧。下片四句看似純寫景,事實上卻側寫出東坡為離情所苦。「沙河塘上燈初上,水調誰家唱。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暗指出述古離去後,留東坡一人於舊地看著熟悉的一切,什麼都沒變只是故人不在,更添相思之情。

 

相從不覺又初寒。對尊前,惜流年。風緊離亭,冰結淚珠圓。雪意留君君不住,從此去,少清歡。
轉頭山上轉頭看。路漫漫,玉花翻。雲海光寬,何處是超然。知道故人相念否,攜翠袖,倚朱欄。

 

  〈江城子‧東武雪中送客〉屬於對面言情,以寫出對方思念自己的方式,表達出自己對於對方離去之不捨。上片寫出為對方送別之當下,天氣寒冷,喝個一杯為對方餞別,也算是暖暖身,珍惜著最後和對方相處的時光。然而就算大雪紛飛,也留不住對方離去。下片是東坡對於對方離去後之想像,寫出對方到了山下應轉頭頻頻,不捨與自己分別。末句「知道故人相念否?攜翠袖,倚朱欄。」寫出對方到達目的地後,攜著歌女斜靠於欄杆,心中想著東坡定是思念著他的吧。東坡以寫人思己的方式,暗暗指出自己同樣思念對方,類似辛棄疾詞中所提:「我 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翠蛾羞黛怯人看。 掩霜紈,淚偷彈。 且盡一尊,收淚唱《陽關》。 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構近孤山。 曲欄干,為誰安? 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 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屬於代擬述情,整闕詞以歌女為主述者,表達出對於述古離去之哀傷。東坡揣摩女子的心態,描摹出一位多情女子與使君離別之場面。「翠蛾羞黛怯人看。掩霜紈,淚偷彈。且盡一尊,收淚唱陽關。」寫出女子對於離情之嬌羞,卻隱藏不住悲傷,她擦了擦眼淚,淺酌一杯,唱起送別之陽關曲。這邊酒又出現了,可見東坡與親友離別,總不免喝上幾杯。此詞藉歌女之口唱出對述古之不捨,也是一種側面寫出自己思念對方的方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誤點的紙飛機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