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離杭赴密後,由於生活環境差異之大,心中不免升起老病之傷感。然而面對弟弟時,一方面懷有身為兄長的責任感,認為要以身做則,給弟弟一個好榜樣;另外也是藉此提振自己萎靡不振之情緒,鼓勵自己不讓心為形役。

 

孤館鐙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團團。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身長健,但優游卒歲,且鬥尊前。

  〈沁園春‧赴密州早行馬上寄子由〉是東坡趕路之際提筆一揮之作。由於一個人早起趕路,心中不禁有些落寞,想起過往美好的種種,感嘆「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然而東坡即將和久違的弟弟重逢,想起過去他們出仕時曾立下大志之約,此時此刻怎能繼續消沉呢?因此下片直抒胸懷大器之情懷,除了鼓舞弟弟之外,也是提醒自己不可以沉浸在老病之思中,須於有生之年有一番作為才是。此詞寓兄弟之情以理,收尾志氣滿滿,不忘初衷。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是東坡很有名的作品,藉花好月圓之時,直抒人生之觀。東坡獨自一人時難免想起自身經歷之困,負面情緒高低起伏。然而人間的溫暖情誼,是支持東坡勇敢面對人生困境的力量之一。只要身旁有好友陪伴,再低靡的情緒也會因此緩和。中秋之夜有三五朋友共飲同歡,人間因而有情,所以東坡才會於欲乘風歸去之際,意識到天上冷清不如人間溫馨吧!畢竟月之圓虧本身並無對錯,是人們心中跌宕之情將它賦予意義,世間萬物皆周而復始,花開仍有花落,花落還會花開,沒有什麼是絕對完美的。因此何不把握當下,和所愛的人一起共賞這明月呢?縱使弟弟不在身邊,也可以和自己一起享受月圓之美,這明月就是人間溫情之承載體。

 

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陽關曲‧中秋作〉也是看到月圓有感的作品,繼〈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之後,東坡再度感嘆人世之無常。由此篇詞作可看出,東坡尤重人情,為了追逐自己的理想抱負,因而奔波在外,什麼時候才能和弟弟重逢?依然只能藉著天上明月,此時此地共照著自己和弟弟了吧。

 

(水調歌頭 余去歲在東武,作水調歌頭以寄子由。今年子由相從彭門百餘日,過中秋而去,作此曲以別。余以其語過悲,乃為和之。其意以不早退為戒,以退而相從之樂為慰云)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

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歲云暮,須早計,要褐裘。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

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憂。一任劉玄德,相對臥高樓。

  〈水調歌頭‧余去歲在東武〉是應和弟弟之作。弟弟認為此去一為別,帶來更多傷愁,相見不如不見好,更有懷才不遇之感。然而東坡身為兄長,看到弟弟之低沉,便寫了這闕詞回應。與〈沁園春‧赴密州早行馬上寄子由〉不同的是,原本東坡志在一展抱負,此詞卻表達了知所進退之思。東坡一路走下來,看多了人間冷暖,意識到只有好好把握身邊所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這種情懷有點類似陶淵明所言:「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遑遑欲何之?」東坡以謝安典故提醒弟弟,追求理想的同時,不要好高鶩遠,反而被制約了。達成目標又如何?可能與自己之期待有所差異,一生淪為汲汲營營。不如就安心把握當下,回到故鄉與所愛的人們一起及時行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誤點的紙飛機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