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文所演唱的歌曲「我離開我自己」沒有太多的樂器伴奏,帶給聽覺純淨的享受。隨著鋼琴聲悠悠,主唱清脆的嗓音,娓娓道出藏在歌詞背後的動人故事。故事中的主角似乎嚐盡世間百態,經歷輝煌的過往之後,慢慢地什麼都消逝了,時間的流磨老了曾經狂少的心。當青春不再,洗盡鉛華,手心中還殘留著什麼的溫度?


  歌詞中寫道:「你問我發生了什麼 無光的夜不動聲色」,證明了時間真的像個小偷般,不動聲色就偷走了僅剩的一寸記憶。主角終於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依正是為了離別,夢醒又睡去,最後到底還剩下什麼呢?我想「一霎風雨我愛過你 幾度雨停我愛自己」是主角對於人生的最終體悟吧!唯有懂得愛自己,那麼那些所愛的人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這件事情,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最後,主角試圖放下一切愛恨情仇,選擇邁開腳步出走,逃脫情感無形的桎梏。一如歌詞所述「用天真換一根煙的光陰 我離開我自己」,唯有離開原本的自己,試著用天真才能交換片刻真正屬於自己的光陰。


  蘇東坡的〈臨江仙‧夜歸臨皋〉是我讀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的一闋詞。東坡任職於黃州時期常往來於雪堂和臨皋亭二處,雪堂是東坡的書齋,相當於他的心靈世界;而臨皋亭是他與家人的住所,屬於他的物質世界。現實生活中貶官帶來的束縛感無處宣洩,因此東坡失意時常流連於雪堂尋求安慰。而這闋詞奇妙的地方在於東坡把他的心靈世界和物質世界做了連結。


  夜歸家中的東坡帶著幾分微醺,敲了門卻無人回應,只好一個人倚在門邊看著江水滔滔。此時的東坡興起了感慨,也許是帶著幾分醉意吧?恍惚間,人世間的汲汲營營,似乎不再是那麼重要了。也許自己就乘著那艘小船去吧,隨著江水飄盪,度過殘餘的人生。我認為此刻的東坡似乎在物質世界中,看到了屬於心靈層次的東西。那份乾脆豪邁的情懷,放下一切包袱的感慨,宣告了心靈的解放。


  也許東坡某個層次上意識到人生的無常吧?就像楊乃文所演唱的歌曲「我離開我自己」般,看盡了人世間的無常,發現瞬息萬變中,唯有自己存在的事實是永恆不變的。因此他們都選擇了「出走」──東坡搭著他的小船飄盪在江水上了,而「我離開我自己」中主角離開了原本的自己。


  我本身是一個愛別人遠勝過自己的人,時常傾聽他人的煩惱並協助他人解憂,並盡可能幫助他們解決大小難題。那個當下看著別人快樂,我自己也快樂起來。然而,久了也是會疲倦的。我時常覺得為什麼自己要無怨無悔?執著那份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到底是為了什麼?我自己的幸福,又要誰來幫助我得到呢?也許我該先學會愛自己吧,才有資格更進一步繼續愛別人。成天用情感的細絲將自己緊緊縛住,又怎能展翅飛向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因此聆聽「我離開我自己」時特別有所感觸,我羨慕歌曲中的主角可以放下一切愛恨情仇,離開那個一直愛著別人的自己。我也羨慕〈臨江仙‧夜歸臨皋〉中的蘇東坡,可以忘卻所有人世間的汲汲營營,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江海。這也就是為何古典詩詞和現代歌曲同時縈繞在我心中了,因為它們是如此地貼近我的心境。

 

〈臨江仙‧夜歸臨皋〉 蘇東坡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仗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我離開我自己】
作詞:陳曉娟 作曲:陳曉娟 演唱:楊乃文

因為明天還剩一寸記憶 淚水染紅眼睛
所有的過往還燦爛無比 卻不可及
對世間的離別深信不疑 因此才會相依
沒等看見年華流逝散盡 就變灰燼

你問我發生了什麼 無光的夜不動聲色
心似淬火不能觸摸 溫柔無因果
用天真換一根煙的光陰 我離開我自己
像倦鳥歸去留下的空寂 安安靜靜

對世間的離別深信不疑 因此才會相依
沒等看見年華流逝散盡 就變灰燼

你問我發生了什麼 無光的夜不動聲色
心似淬火不能觸摸 溫柔無因果
一霎風雨我愛過你 幾度雨停我愛自己
如何結束一身冷清 夢來了又去

用天真換一根煙的光陰 我離開我自己
像倦鳥歸去留下的空寂 安安靜靜

安安靜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誤點的紙飛機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